• <object id="mgaxx"></object>
      首頁 > 三農問題

      55%的農人都在虧錢!那些返鄉創業的年輕人,你們還好嗎?

      鏃墮棿:2019-05-15 | 鏉ユ簮:

      在我國,農民是一個比較特殊的職業,都知道很重要,卻被很多人看不起。曾經有人在農業圈做了一個小調查,55%的農人認為自己在虧錢。面對這么高的虧錢比例,為什么還有大批的年輕人選擇返鄉做一個農民呢?

      今年正好是五四運動的100周年,當我們再次將目光落在青年們的身上時,我們不難發現:

      總有一些人,在人群中選擇了“逆行”。

      “我想結婚,卻沒人愿意嫁農村”

      ——四川·南充:趙天勇

      今年是趙天勇返鄉務農的第6年,在這之前,趙天勇是一名在化工廠工作了7年的調色工程師。調色工程師的身份,并沒有讓他的生活豐富多彩,反而越發地厭倦了這種程式化的工作。

      曾經的兒時樂園,故鄉的輕風細雨,田間的鳴蟲喧,似乎家鄉的一草一木都在呼喚著他;再加上父母年事已高,又不愿進城,趙天勇鼓足了勇氣,“有父母的地方,才是家!”

      在踏上返鄉路之前,趙天勇經過了漫長的思想斗爭,終于下定決心;但是,當他回到故鄉之后,真正的困難才剛剛開始。

      村里人的“說三道四”,父母的“以死相逼”,鄉干部的“冷嘲熱諷”,都讓這個本有些木訥的年輕人,更加沉默孤獨。

      他想不明白,這明明是生我養我的故鄉,卻為什么容不下我的歸來?

      趙天勇決定用實際行動說服父母和證明給鄉親們看,學習有機種植,死磕一碗面!六年過去了,小趙堅持生態有機的種養方式,開始讓村里人刮目相看,也成了當地政府眼中振興鄉村的“實踐專家”,關照有加。

      由于農村再無同齡人,也無人愿意嫁農村,趙天勇的婚姻大事,成了返鄉后最大的困擾,父母們為此都快流干了眼淚,卻依然沒有遇到一個合適的人。

      “我想對所有鄉親好,可是結局讓我寒了心”

      ——甘肅·慶陽:吳龍

      2015年7月,吳龍剛剛領到大學的畢業證書,就離開了北京,回到甘肅慶陽的老家。

      與其他人的返鄉不一樣,吳龍的返鄉似乎帶有先天的使命感:出生在西北貧困山村——從小家境貧寒刻苦學習——家鄉特產豐富產品廉價——希望通過知識改變家鄉的命運——大學毫不猶豫報考了畜牧專業——學業有成后回到家鄉實現夢想。

      這樣逆襲的劇本,猶如上世紀“科學報國”的主旋律影片,主角最終都會功成名就。但是放在如今“農業振興鄉村”的現實主義題材里,結局大多難以接受。

      可能劇情還在發生,主角還未成名,現在尚無可定論。

      如果不是去年見到吳龍,我很難想象他的這條路走得有多艱難,滿臉滄桑,故事都掛在這張1988年的臉上。

      數年準備,終上戰場,學業有成、信心滿滿的吳龍回到家鄉后,立即開始大動干戈,實踐著他的“生態農業振興鄉村”的夢想。

      然而農村的事情并非想象中簡單,甚至比想象中的困難還難以讓人接受。從承包土地種草養牛,到租賃廢窯洞循環養殖,從帶領鄉親生態種植,到包產包銷高價收購,吳龍和他的合伙人這幾年里掉進了這條返鄉路上一個又一個的坑。

      并非人心不古,而是村里的人性來得更直接。

      四年時間不到,貧下中農的吳龍和表弟,已經欠下了150多萬債務。

      “我現在每年還一點,但我相信時間的價值!眳驱堈f,“現在已經有村民開始理解我們堅持生態循環種養的意義了!

      “放手也是一種愛”

      ——廣東·高州:李淼

      當然,大多的返鄉只是一時沖動,而能夠付諸實踐并堅持下來的,是極少數。

      廣東高州,是中國水果之鄉。2013年,大學畢業兩年后的李淼,打算回到農村,靠土地創業。這一想法,得到昔日的同窗好友阿成和阿茂的響應,三人一拍即合,說做就做。

      然而,三個大學畢業生,組成的豪華返鄉陣容,也填不滿返鄉的坑,三人跌跌撞撞,最終只在這條路上堅持了兩年,因為各自家庭的反對和變故,阿成和阿茂只得暫時選擇離開。

      只剩下李淼一人,繼續留在村里。

      青春是一場戰場,有人戰后退伍,有人繼續戰斗,但所有參加過的戰役,都是榮譽的勛章。無論最終我們是否散場,但當初毅然回到村里,都值得被贊揚。離開后的阿成和阿茂,也一直在繼續鼓勵和支持著李淼。

      他們三人的共同好友李彥庭說:“如果沒有思考清楚,返鄉就是一場沖動的懲罰。

      但思考清楚了,基本上都不會再返鄉了。

      我們回到農村,能夠給農村帶去什么?什么才是故鄉稀缺的?”

      我們還要在農業這條路上栽多少跟頭?

      返鄉投身農業青年中,其實大部分都生活得比較艱難。

      雖然最近十幾年來,我國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,從而使農業也開始走向機械化和規;牡缆飞狭。

      但是,對于全國來說,大部分農民的種植還停留在規模較小的階段,他們被稱為小農戶。

      根據農業農村部的數據顯示,至2016年底,在全國2億多農戶中,多達78.6%的農戶經營耕地面積不足10畝。由于土地太少,再加上種地成本的不斷增加,讓大多數的農民根據就無法靠種地養家糊口,更別說發家致富了。

      這就是很多農民的現狀!

      雖然如此,但是從那些返鄉投身家鄉農業青年的身上,我們卻看到了另一個希望,而這份希望才是延續我們人類文明的美好本質。

      不變的土地情結

      土地是萬物之母,只要撒下種子,就能結出果實。食材、衣物、樹木,抑或器物,一切維系著我們生命的生命,都是來自于土地里。

      無論朝代如何更迭,中國人的骨子里都有著無可替代的土地情結。千百年來,這是我們不變的情懷,也凝聚著我們的每個家庭;它構成了我們五千年文明的歷史底色。

      所有的離開,都只是短暫的分別;生于土地的人,也最終會回到土地。


      評論(條)
      三農致富經 | 關于 | 投稿
      欧美日产亚洲国产精品,48多岁辽宁老熟女,日本老熟妇乱子伦精品,CHINESE熟女老女人HD
    1. <object id="mgaxx"></objec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