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bject id="mgaxx"></object>
      首頁 > 三農問題

      散文:小米飯

      鏃墮棿:2018-12-28 | 鏉ユ簮:

      散文:小米飯

       

      時代變了,過去在農村的時候最想吃是大米和白面,F在卻是一個勁地想吃小米飯,小米粥,小米水飯,喝小米米湯……。

      小米是谷子碾出來的米。在生產隊的時候,谷子種植比較多,農戶的口糧分的基本都是谷子。所以,吃小米是老百姓的家常便飯。生產隊解散以后,各家各戶種地,由于谷子產量低,農戶基本上就不種了。過去一大片一大片的谷子地,被玉米地所代替,因此,小米飯就很難吃到,農村人也如此。

      “誰知盤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。用這首詩來形容吃小米飯一點也不為過。

      種谷子是最費時,費力的農活。播種谷子必須要四個人,一個人趕馬拉的懷耙,用懷耙把壟豁開,后面跟一個踩格子的人,腳挨腳把新翻出來的土踩實成,這樣做,有利于保墑,使谷子出全苗。后面緊跟的是有多年種地的老把式背著“點葫蘆”,一下一下地敲打,把谷種子均勻地散落在踩好的格子上,最后那個人扶拉子培上土。這還不算完,還必須用馬拉的輥子壓一遍才行。

      一場春雨過后,谷子出苗了,開始薅地了。薅谷子是最累人的活,男人干不了,都是婦女的活。谷子苗和草同時生長在一起,必須用手一棵棵把谷子苗周圍的草拔掉,還要把谷子苗留成拐子苗。這個活全是蹲著薅草,一天薅谷子下來,累得婦女們腰酸腿痛,晚上上炕都要拽貓尾巴了。有的快嘴大嫂說了:“認可生犢子,也不薅谷子。”

      谷子要三薅三趟,也就是薅三遍,再趟三遍地。在谷子快成熟的時候還要拔一遍“谷友子”,保證谷子的純度。谷子成熟了,割谷子可是力氣的活,一遍壯老力都感覺吃力。我曾經割過一天谷子,別人割到了地頭,回家吃完了飯,我還沒有割到地頭,F在想起來,心里還打“酥”。

      散文:小米飯

       

      谷子成熟了,在場院里打下新糧,為了能讓谷粒盡快變成小米,都要在自家的火炕上把新谷子炕干,潮乎乎的谷子被鋪到炕席下,被熱乎乎的火炕一烤,沒兩天就干到可以碾米的程度?还茸涌嗔丝簧纤X的人,潮氣熏得讓人難受睡不著覺,早上起來,裸睡的人,身上都是谷子咯的坑。谷子干了以后,送到碾房去,把馬或者毛驢帶上蒙眼,拉著碾,一圈圈轉,小米就出殼了,用扇車子把糠扇掉,金黃黃的小米就等著下鍋了。

      小米飯好吃,養人。那個時候,農村里幾乎家家中午都是小米飯,就跟現在吃大米飯一樣,很少有換樣的。沒有電飯煲,做小米飯是大鍋撈的飯。先把水燒開,再把淘好的小米下到鍋里,燒沸幾個開之后,見小米已經八九分熟了,就用笊籬撈到盆子里,然后放到鍋里的鍋叉上(一般是燉菜的鍋)蒸。大約蒸二十分鐘左右,香噴噴的小米飯就可以出鍋了。當年,種谷子都使用農家肥,沒有用化肥的,所以,小米飯“黃洋洋”的,肉透透的,在大門口就能聞到香味。撈過小米飯的米湯,稠乎乎、黃燦燦、甜絲絲的,比現在的牛奶還好喝。

      在夏天,天熱的時候,把小米干飯用新打出來的井水一泡,拔涼拔涼的,配上黃瓜蘸大醬,多熱的天也會感覺涼涼爽爽。婦女生孩子,第一頓飯吃的必須是小米粥和煮雞蛋,為的是補身子,養血,下奶快。“小米飯把我養大,風雨中教我做人”這話用在我們那一代人身上是最合適了。

      在城市居住以后,很少能吃到小米飯,有的時候到市場買一點,做出來的飯,熬出來的粥,都是皮皮糟糟的,也不戀湯,一點沒有小米的味,口感全變了。我經常這樣想:過去的年代,難道過去了就永遠過去了嗎!小米飯的那香噴噴的味道就沒有了嗎!

      假如,一切都能夠回歸,我還愿意回到從前,走在鄉間的小路上,聽谷地里的蛐蛐叫,蹲在農家小院里吃那小米水飯和咸菜條………

      散文:小米飯

       

      散文:小米飯

       

      散文:小米飯

       

      散文:小米飯

       

      散文:小米飯

       

      散文:小米飯

       

      散文:小米飯

       

      散文:小米飯


      評論(條)
      三農致富經 | 關于 | 投稿
      欧美日产亚洲国产精品,48多岁辽宁老熟女,日本老熟妇乱子伦精品,CHINESE熟女老女人HD
    1. <object id="mgaxx"></objec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