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bject id="mgaxx"></object>
      首頁 > 三農問題

      袁隆平,你害苦了中國農民

      鏃墮棿:2011-09-28 | 鏉ユ簮:李劍芒博客

      2010年9月19日,有雜交水稻之父稱譽的袁隆平先生宣布,他的‘超級水稻’實驗成功,畝產首次突破900公斤。就在中國人奔走相告這一喜訊時,還是讓我這個農民用我自己的切身體會來提醒提醒你們,不要樂極生悲。

      在1990年以前,我家鄉的水稻種植還是沿襲傳統的播種育苗方式;旧鲜菑91年開始,大家喜歡上了雜交水稻種植,水稻育種也從過去的每畝25斤變成了每畝一、兩斤,這一點,確實給鄉親們減輕了負擔。

      在第一年雜交水稻豐收時,水稻產量從原來的四五百斤一下子變成了七八百斤,整個村子都笑了,走到哪都能聽見笑聲。從此,袁隆平的名字被千家萬戶傳頌,‘生子當如孫仲謀’,變成了望子成‘隆’。

      可是,僅僅兩年,情況就變了,原來很少生病生蟲的莊稼開始大面積的生病生蟲了,以前很少打農藥的農民,現在人人背起農藥桶與病蟲害打起了持久戰,這一戰就是二十年,而且勝利遙遙無期。最重要的是入不敷出,以前很少施化肥的稻田也突然嬌貴起來,化肥少上一點就會明顯減產,而且是越施越多,糧食產量卻相反,越來越少,投入與產出完全成反比。開始的時候,投入100元化肥農藥,可以換來200元的回報,現在投入200元只能換回100的收入,因此,農民越來越不重視農業生產了。

      暫且不說,二十年來糧食價格與CPI相比的原地踏步走,也不說二十年來農藥化肥價格的雞犬升天。簡單的說說二十年農村環境的變化。二十年前,夏季插秧時節,白天,隨處可見魚戲淺水。如果口渴了,干渠里冷冽的水還可以無所顧忌的痛飲;夜晚,蟲叫鳴,勞累了一天的鄉親枕著大自然的美妙交響樂滿足的睡去,第二天醒來,早已忘記了昨天的疲勞。

      今天的農村,早已沒有了鶯飛草長,也沒有了雞鴨成群晚不收,牛歡馬叫無人愁。田野的水溝里到處是黑的、白的農藥瓶,風一刮綠的、紅的盛過多菌靈裝過生長素的塑料袋漫天飛舞,風中飄揚著一種酸不酸臭不臭的怪味,儼然一個垃圾場。這些,也許不是袁隆平一個人的錯,但是誰錯了呢?一味的增產增產,完全忘記了生態平衡的重要,在是不是一種短視?

      知道豬肉價格為什么不斷地飛漲嗎?

      就是因為現在的農村環境被嚴重污染,已經完全不適合養豬了。農藥的殘留不僅毒害了那些莊稼和草,也斷了農村畜牧業的根。養雞雞生病,養豬豬死,農村的生態環境已經完全被人為地破壞掉。物以稀為貴,豬肉能便宜嗎?

      前一段時間我們還在新聞上看在中國山東承包田地的日本人,種地不打藥,不上化肥,是日本人傻嗎?

      看看幫日本企業打工的農民怎么說?

      日本公司建立了一個循環型農業模式圖:用奶牛的糞做肥料,產出無公害高價農產品,農作物的秸稈做奶牛的飼料,再產出高品質的牛奶。他們的牛奶價格是中國國內的1.5倍,草莓120元一斤。那些打工仔還說:在其他地里摘下水果不敢直接吃,在那里沒有這個擔心。

      看完日本人的種地方式,我們再看看那些科學技術先進的經濟發達國家是怎么面對農業的。

      在1972年,國際有機農業聯盟會(IFOAM)在法國成立;

      1975年,英國成立了國際生物農業研究生;

      日本1971年就成立了有機農業研究會,1985年又成立了自然農法國際研究中心;

      1976年,美國也出臺了有機農業法。

      他們共同的主張都是反對石油農業,反對在生產和加工過程中使用化肥、農藥、化學除草劑、飼料添加劑等化學產品。

      這些不都是我們過去的傳家寶嗎?

      有人說,超級水稻不是轉基因,不是轉基因是什么?雜交水稻難道不是因為從根本上改變水稻的遺傳基因下手的嗎?沒有農藥、化肥,袁隆平的所謂‘超級水稻’還能高產、超產嗎?


      評論(條)
      三農致富經 | 關于 | 投稿
      欧美日产亚洲国产精品,48多岁辽宁老熟女,日本老熟妇乱子伦精品,CHINESE熟女老女人HD
    1. <object id="mgaxx"></object>